注册 | 登陆
学术动态  |  学术交流  |  活动专题  |  学者专栏  |  研究聚焦  |  青年学人文章 | 人类学课程设计
中国人类学评论网
>> 学术交流 >> 席明纳
往期查询
学术链接

王连茂/11-14世纪泉州城市的国际化与侨民社会


2010年11月19日下午2点~4点,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名誉馆长王连茂先生应《中国人类学评论》杂志之邀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会议室举行题为"11-14世纪泉州城市的国际化与侨民社会"的讲座。讲座由北京大学王铭铭教授主持,由清华大学梁启超讲座教授阿里夫*德里克(Arif Dirlik)先生担任评议。来自北京大学、中央民族大学、中国政法大学等的师生出席。


王连茂教授首先引出韩国学者姜凤龙在其《海洋史与世界史认识体系》中提出的观点,即认为人类文明的交流、发展的中心区域是在几个不同的"地中的海",如南欧地中海、阿拉伯地中海、东南亚地中海交替循环的。本次讲座的主题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。泉州作为11-14世纪东亚最重要的贸易港,不同民族与文化的接触,如何推进城市的国际化,使之形成怎样的一种文化景观?又在多大程度上引起各种观念、价值、文化、生活方式和社会结构的变化?总之,这一时期泉州究竟发生了什么,这是本次讲座要呈现的主要内容。


王连茂教授分五个方面展开对这时期泉州面貌的描述。首先,城市空间拓展。西南、南和东南的城墙越来越贴近晋江下游,使船只更方便装卸和通往海外。交易市场和蕃商的聚居地集中在南面和东南面的城门口内外。其次,城市人口剧增。北宋的灭亡导致北方人口大量南迁,泉州成为南宋人口第二多的城市。在此基础上,庞大的侨民社会形成。1271年来泉州贸易的意大利犹太商人德安科纳*雅各写了一部名为《光明之城》的记载当时泉州社会的手稿。根据他的记录推算,当时泉州的外国人已经占城市人口的10%以上。除了人数最多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,还有来自非洲、南亚、东南亚和东亚的各种人群。这些人中有贵族、僧人、平民,以及获得荣誉官衔的蕃商。如阿拉伯人蒲寿庚不仅是泉州的海商巨头,还被任命为泉州市舶司的第一把手和福建、广东海上安全的指挥官。庞大的侨民社会形成引出第四方面的问题:侨民的居住形态和管理模式。南宋后期,"民夷杂居"已经成为当地官府城市管理的大难题。南宋文献提到当时泉州有"蕃人巷",也叫"蕃坊",就是外侨的居住区。在自己的侨居区内,地方政府批准或认可一个侨民领袖担任"蕃长",负责管理侨民社会的事务和招引外商;泉州和广州都建有"蕃学",即侨民子弟学校;不同宗教信仰而又人数众多的侨民集团都有自己的教堂和墓地,有的还办了医院;不同的侨民团体可能都有自己的组织,如威尼斯、热那亚人组成的公会。讲座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文化的混杂与互相借用。王老师通过列举各种生动的例子,如南音、蕃巾等呈现出当时泉州丰富复杂的文化现象。此外,经商的风气几乎席卷社会各个阶层。王连茂老师通过对11-14世纪泉州城市的国际化研究,希望对了解欧洲启蒙之前出现在远东的高度开放的文明和文化交融,有所启发。


德里克教授的评议从从经验材料和理论两方面展开。就王连茂老师引用的经验材料而言,关于城市空间拓展,有没有可能城市土地本身没有大的扩张,只是城墙范围扩大。其次,《光明之城》被西方质疑为伪书,并不是怀疑其内容,而是英文译者不愿公开原稿的缘故。在理论方面,德里克教授提出三个问题:在关注海洋和贸易的同时,不应忽略城市腹地的研究,腹地与海洋是相互关联的。城市很多外来因素是自陆上传来,如泉州很多商人由中亚陆路过来。其次,在批评欧洲中心的时候,要避免亚洲中心。这一时期除泉州以外,其他一些城市如印度的、中亚的,也有类似的侨民政治制度,这是否和帝国的政治制度有关。第三是关于现代性的问题,现在有的观点认为现代性不是欧洲单独发明,而是亚欧交流促成。欧洲的现代性含有很多来自世界其他大洲的因素,但为什么这些因素在中国没有同样的影响。中国政法大学赵丙祥教授、山东大学胡宗泽老师、中国社科院郑少雄博士也就上述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。王连茂老师就这些问题一一做出精彩解答。

(罗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