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陆
学术动态  |  学术交流  |  活动专题  |  学者专栏  |  研究聚焦  |  青年学人文章 | 人类学课程设计
中国人类学评论网
>> 青年学人文章
往期查询
学术链接

何贝莉:《礼物之谜》的谜

尽管本文的评述对象是莫里斯·古德利尔所著的《礼物之谜》一书,但我想侧重讨论的依然是莫斯的“礼物”。因为《礼物之谜》的立论,即基于古德利尔对莫斯“礼物”的理解与阐释,我们又如何能脱开莫斯的“礼物”不述,而直论古德利尔的《礼物之谜》呢?

单从目录来看,古德利尔的这本论著似乎显得有些头重脚轻。该书的第一部分“莫斯的遗赠”,分为20个小节,整整用去了一页纸。随后的内容都加起来,也没有这一部分的内容多。第二部分是古德利尔自己的田野考察及分析:“人和神的替代之物”。接下来的两部分,分别是“神圣之物”和“解魅礼物”。仅从标题来
看便不难发现,这位先生定然是在“礼物”之外发现了其他有趣的东西,从而完成其自身意义上对莫斯“礼物”的超越。


在我看来———虽然我的看法微不足道,无论是古德利尔重点引述的列维-斯特劳斯,抑或他自己,都不过是在莫斯的礼物图示之下,各取一瓢饮之而已。莫斯“礼物”的“整体呈现”,确有必要在此重申一下。


然而,任何将莫斯的论述加以模型化的尝试,或许注定是一种错失,虽然其中不乏经典的尝试,例如列维-斯特劳斯从“礼物”引申出交换理论便是其中之一。莫斯的狡黠之处就在于,他从不用抽象图示来抹煞经验材料的灵活性。事实上,在理论建构中(不作建模的尝试并不意味着没有理论的建构吧),莫斯赋予经验研究以别样的意义,使它超越于具体案例的价值(虽然仍是具体案例),成为其理论建构中的一砖一瓦。但我难以具体论述莫斯笔下的一个个事例,若要如此,则不如请大家直接去阅读《礼物》更合适。所以,颇具反讽效果的是,我不得不选择用概括性的图示来表达“礼物”的“整体呈现”。

……

原文正式发表于《西北民族研究》2011年01期,全文见附件

“礼物之谜”的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