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陆
学术动态  |  学术交流  |  活动专题  |  学者专栏  |  研究聚焦  |  青年学人文章 | 人类学课程设计
中国人类学评论网
>> 青年学人文章
往期查询
学术链接

吴银玲:作为幻象的图腾制度——读《图腾制度》

    《图腾制度》一书可以看作《野性的思维》的导论,而且是以对众多人类学家关于图腾制度理论的批判展开的。首要的问题是,何谓图腾制度?列维 斯特劳斯认为,图腾制度是一种幻象, “就像歇斯底里一样” 。我们将歇斯底里作为疾病的分类,将精神病患者与“正常”人区分开来,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却明白地告诉我们: “在精神健康和精神疾病的状态之间,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” , 精神病患者是我们的兄弟。将歇斯底里与图腾制度相比照,一些人类学家所建构起来的图腾制度也是出于类似的出发点,即从文化上,可以将野蛮人和文明人区分开来。学者们通过这样的分类方式,似乎把反常现象的危险性降低,因为跟我们不同,所以与我们没有关系,也就不会对我们“正常”的秩序与道德产生伤害。列维 斯特劳斯不无讽刺地论述道: “要想为正常人,也就是白种成年男人的思维模式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,同时维护这些模式的整合性,对他来说,最便捷的办法就是把他本人同某些习俗和信仰分开。 ” “图腾制度首先就是外在于我们自身世界的投射,仿佛一种招魂的咒语,仿佛是一种有别于人与自然的割裂所造成的紧迫性的心态,而基督教思想恰恰把人与自然的割裂视为根本。 ” 也就是说,图腾制度是“文明人在摆脱自身和自然本身的这种无望企图中” ,从他们自身所谓的发展的“原始”或“古老”阶段编造出来的东西,所以是一种幻象。对图腾制度幻象的这种批判,是列维 斯特劳斯对于西方人类学的一种反思,这不仅是批判“文明”对“野蛮”的侵略性,也是一种对西方思想将人与自然割裂开来的反思。


原文正式发表于《西南民族大学学报》(人文社科版)2010年03期,全文见附件

作为幻象的图腾制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