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陆
学术动态  |  学术交流  |  活动专题  |  学者专栏  |  研究聚焦  |  青年学人文章 | 人类学课程设计
中国人类学评论网
>> 动态要闻 >> 学术动态
往期查询
学术链接

达尔文之女日记重绘其理性形象

 

  近日,达尔文之女汉丽埃塔·艾玛·达尔文(Henrietta Emma Darwin)的若干日记作为《达尔文通信》第19卷(The Correspondence of Charles Darwin, Volume 19)的附录,被首次公开。日记除了展现汉丽埃塔对宗教信仰的独特观点外,还记录了她对新生活的丰富情感,这与之前人们对她“焦虑与忧郁”形象的认识大不相同。

  英国剑桥大学“达尔文通信项目”(The Darwin Correspondence Project)在达尔文后裔的支持下,将大量关于达尔文的一手资料和信件公之于众,为世人了解达尔文及他的生活提供了良机。剑桥大学学者表示,对汉丽埃塔的研究可以帮助人们了解达尔文的个人生活和宗教信仰。

  项目负责人之一艾莉森·伯恩(Alison Pearn)教授表示,一份记录于1871年的日记重绘了汉丽埃塔的形象,她并不是格温·拉维瑞特(Gwen Raverat)在《古式器物》(Period Piece)中所描绘的过度焦虑、精神抑郁的样子。1871年,对于汉丽埃塔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。在她的帮助下,达尔文经典著作——《人类的由来及性选择》(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)一书问世;同年,28岁的汉丽埃塔嫁给了结识不足3个月的理查德·巴克利·李治菲特(Richard Buckley Litchfield)。该日记中,展示了她对达尔文研究的深刻理性思考以及她对人生的憧憬、自信与热爱。

  日记中记录了汉丽埃塔与表姐弗兰西斯·茱莉亚·韦奇伍德(Frances Julia Wedgwood)关于自由意识、正义与邪恶、永生的可能性等话题的辩论和对进化论中宗教观点的评述,展现了两位女性超前、成熟的思想。尽管汉丽埃塔的论证受父亲对于宗教信仰的影响,但她并未“听之任之”,而是以女性细腻的视角进行了合理的思考,形成了其独特思想。伯恩在描述汉丽埃塔的宗教思想时总结道,“她是一个自由思想者,以理性思维质疑福音书中具有情感蔓延性的思想”。

  1871年,汉丽埃塔与李治菲特完婚。在日记中,她表达了自己对这段即将展开的新生活的憧憬,也流露出了自己对新人生的思考。伯恩在评价汉丽埃塔这段时间心态变化时说:“从汉丽埃塔细腻、生动的文字中可以看出她对这段感情不求回报的热情与倾注。读者仿佛在阅读言情小说一般,能够深深地品味到她注入日记中的躁动与渴望。”在1871年7月4日的日记中,汉丽埃塔这样写道:“这是美好的一天,细雨绵绵,就像他口中所描绘的天堂一般。我期盼着他如期而至。我想他一定希望我是那位能与他共度美好一生的人。”随后的日记又显示出了她对婚姻的理性思考,“我应去教堂举行婚礼。我希望用一些严肃的仪式来‘铭刻’这样一个在我人生当中如此重要的时刻”。

  伯恩表示,作为“达尔文与性别”(Darwin and Gender)研究项目的一个部分,我们有机会深入了解汉丽埃塔的生活,并且让公众重新认识她的形象,这让我们感到荣幸。过去,人们曾认为她对达尔文的工作尤其是宗教研究,只有负面影响,没有提供任何建设性意见。然而,从这些日记中,我们可以看到,就像达尔文对女儿的形容那样——“亲爱的助手、伙伴”,她是这个天才家族的积极贡献者。(刘丹妮/编译)

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第295期 作者:刘丹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