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陆
学术动态  |  学术交流  |  活动专题  |  学者专栏  |  研究聚焦  |  青年学人文章 | 人类学课程设计
中国人类学评论网
>> 动态要闻 >> 学术动态
往期查询
学术链接

西方人文学科缺乏历史观念和道德标准指导,没有历史观念道德标准指导的学科发展毫无意义

 

  西方国家具有悠久的人文传统,但最近,针对西方人文学科的现状与前景,一些知名学者却频频发出担忧的声音。

  4月23日,德国研究与创新中心(German Center for Research and Innovation)首次公布了4月3日联合国召开的人文学科研讨会纪要。研讨会由德国研究与创新中心、德国大学联盟(German University Alliance)和柏林自由大学联合举办。来自德国、美国及加拿大等国的专家纷纷表示,当前西方人文教育及相关研究面临着较大困难。

  柏林自由大学校长皮特-安卓·奥特(Peter-André Alt)教授提出,目前德国的人文学科发展步履维艰。资金不足是导致当前困局的核心问题。据统计,德国人文学科的研究经费仅占政府科研拨款的10%。尽管德国政府在过去两年为人文教育与研究事业增拨了150亿美元的专项资金,但这对于长期处于困境的人文学科来说几乎是杯水车薪,人文学科的门类仍在骤减,师资力量明显不足。根据最新数据,德国高校中仅有10%的教授从事人文教学与研究,25%的学生就读于人文专业,教师与学生比例约为1∶100。此外,人文学科甚至还被欧盟第八次研发框架计划"2020地平线"(European Union\'s 8th Framework Programme for Research and Innovation, Horizon 2020)排除在外。奥特表示,忽视人文学科的建设会使所有学科的教育和研究事业蒙受损失,因为没有历史观念和道德标准为指导的学科发展毫无意义。

  梅隆基金会(The Andrew W. Mellon Foundation)主席唐·M.兰德尔(Don M. Randel)教授表示,人文学科在美国的状况更为堪忧。与德国不同,美国大学是由各州政府监管,不受联邦政府直接干预。由于缺乏统一管制,学术界滋生了一种以实际利益为导向的错误心态。在这种心态影响下,资金大量流入那些能够提高国民生产总值和巩固国家安全的学科。尽管人文学科对二者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,但不可否认的是,对于思想文化领域的研究远没有切实满足人类的物质需求来得实际。

  尽管美国本科教育阶段中没有特别强调"专业",且为学生提供了门类繁多的课程选择,但是,选修人文课程的学生还是越来越少。兰德尔认为,学生对人文学科的轻视是美国实用主义消费观的具体反映----因为学生们没有意识到人文知识的价值,所以不愿意为之花费时间和金钱。兰德尔指出,最新的美国国家人文学科基金(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)获得了14.5亿美元财政拨款,这个数目仅相当于建造一架F22战斗机的费用,与美国自然科学基金(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)、国家卫生研究所(National Institutes of
Health)得到的拨款相比,简直是九牛一毛。兰德尔说,作为人文学科的最主要赞助机构之一,梅隆基金会将继续致力于宣扬人文学科的重要性,争取为人文科学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。

  加拿大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所(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 of Canada)所长查德·加菲尔德(Chad Gaffield)教授提出,人文学科要摆脱困境,必须加强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联系,争取将研究成果转化为社会生产力。德国慕尼黑大学瑞秋·卡森环境与社会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·冒赫(Christof Mauch)也表示,进行跨学科研究不但能使人文学科通过资源共享获得更多资金支持,还能使人文学科学者在大型项目中不断提高自身专业化水平。

  此前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级专家约翰·克罗利(John Crowley)在题为"压力之下的社会科学"(Social Science under Pressure)的文章中也明确指出,当前,人文社会科学面临严峻挑战。一方面,为了更好地服务跨学科研究,人文学科需要牺牲部分学科特色,与自然科学建立共通的研究方法;另一方面,学科特色的弱化又降低了人文社会科学在跨学科研究中的影响力。

  据悉,在即将召开的2012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(The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)上,"人文学科的出路"还将作为会议的重要议题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对记者说,西方人文学科发展所面临的困难,实际反映的是西方深层次的制度问题。在金融危机并未消散的背景下,这种困局恐怕很难在短时期内破解。

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报  王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