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陆
学术动态  |  学术交流  |  活动专题  |  学者专栏  |  研究聚焦  |  青年学人文章 | 人类学课程设计
中国人类学评论网
>> 学术交流 >> 席明纳
往期查询
学术链接

Lisette Josephides/想象未来:一种存在性与实践性的活动

    2013年3月20日晚上7:30-9:00,爱尔兰贝尔法斯特皇后大学历史与人类学学院莉斯特·约瑟菲迪斯(Lisette Josephides)教授应王铭铭教授之邀,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进行了一场名为“想象未来:一种存在性与实践性的活动”(Imagining the future: an existential and practical activity)的演讲。演讲主要是讨论西方哲学中身为人类所具有的几种特性:想像、希望与渴望;及未来作为一种认知和存在的新的可能性。
    讲座中约瑟菲迪斯特教授提出了一个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问题: ‘发展’是否是新建立的非西方国家未来唯一的出路, 人们是否必须要在过去/传统与现代/发展之间做出选择?而这些选项意味着什么?约瑟菲迪斯教授以人类学和哲学的思维角度来探讨,并藉由她在美拉尼西亚的民族志作为解说的案例材料。首先,她从存在主义的层面上进行讨论,认为‘想像’是人实践的动力,具有开放性与中介过渡性,它能将‘希望’和 ‘未来’联系起来,因此,想像未来是一种具有存在主义性质的实践活动。接著,她试图与萨林斯(Marshall Sahlins)1992年提出的‘耻辱假说’(humiliation hypothesis)进行对话。萨林斯认为,为了进行现代化,‘人们必须先学会憎恶他们所拥有的’,他们必须经受一定程度的‘耻辱’和‘全球自卑感’。对此,约瑟菲迪斯女士回应,“所谓的现代化既不是指将现代性本地化,也不是采用外来的形式进行现代化,而是要看它是不是以一种积极勇敢的自我外在化的方式进行,或者是以一种绝望而又急切的屈服方式进行”。接著,她提出两种回应不同历史时刻的文化回应方式:(1)“将外来事物带入”和(2)“让自己走出去”。如巴布亚新几内亚南部高地的Kewa 人以嘲笑他们的旧事物、认为那些东西不好等自我贬低的习惯方式来理解社会变化。约瑟菲迪斯认为面对现代化,除了采用 “将外来事物带入”,这种纳入自身系统中的方式外,还可藉由“让自己走出去”的方式,透过不断的想像、自我探索的技巧来创造新的可能性,以理解他们自己所在的世界,并在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约瑟菲迪斯举了她在田野中所商集的几个案例,这些年轻的Kewa 人都通过‘想像’来形塑未来,希望在新的世界中获得认同和声望,透过这种方式他们掌控自己的人生、跨越障碍迈入新的领域,找到自身的身分界定。约瑟菲迪斯教授表示,希望,引出了想象、期许和向前的行动,而这些人类的基本特性是放之四海皆准、适用于各种社会,而非仅限用于新几内亚高地人。

(黄雅雯)